007真人007真人

2019-8-18 编辑:admin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明黄花梨雕龙翘头案   老挝大红酸枝家具   和2012年、2013年的高歌猛进相比,现如今的红木收藏市场可谓一派萧瑟。从中低端的缅甸花梨,到高端的小叶紫檀、大红酸枝,都无法避免价格“断崖式”下跌的命运。哪怕是最顶尖的海黄、越黄,也处于“有价无市”的尴尬局面。...

  明黄花梨雕龙翘头案

  老挝大红酸枝家具

  和2012年、2013年的高歌猛进相比,现如今的红木收藏市场可谓一派萧瑟。从中低端的缅甸花梨,到高端的小叶紫檀、大红酸枝,都无法避免价格“断崖式”下跌的命运。哪怕是最顶尖的海黄、越黄,也处于“有价无市”的尴尬局面。而大批红木家具厂家的接连倒闭,更为红木市场的萧瑟平添了一份寒意。对于藏家而言,这是不是一个“抄底”的好机会?红木家具何时能走出深不可测的“低谷”?且听业内人士分享他们的观点。

  正

  元亨利红木家具“掌门人”

  杨波——

  高端木材跌无可跌

  未来升值空间很大

  从去年下半年至今,红木原料和家具的价格都明显下跌。不仅是中低端,高端红木也难以幸免:和2013年相比,缅甸花梨至少跌了50%;大叶紫檀在2012年最顶端的时候30多万元/吨,现在也就7、8万元/吨;2013年20多万元才能买到的红酸枝,现在十三四万元就能交易。曾经要120万元/吨的小叶紫檀现如今也就80万元/吨左右。

  反而是最低端的一些木材——比如非洲花梨,5000元一方,因为便宜,这次受的冲击最小。当然,这样的木材不够收藏级别,做出来的也纯粹是实用性的家具,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内。

  收藏级别的高端木材,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下跌的情况,非典、金融危机时都有,但没有哪次像这次这样特殊,各种因素“叠加”在一起:经济大环境不行、艺术品市场泡沫、房子不好卖、再加上反腐风暴。这次的情况明显更复杂,红木行业的萧条实属难免。

  行业本身也存在很多问题。从2006年开始,这个行业几乎是一夜就能诞生上百家企业,盲目投产的情况非常严重。有些老板对传统家具的文化、结构、设计都不懂,粗制滥造,浪费了大量的资源。市场好的时候还行,碰到现在的状况,只能是积压,卖不出去。10万元买的原材料,现在8万元也抛不掉。很多厂家都倒闭了,我看今年至少还得有15%~20%的企业要倒闭。

  但对买家而言,我相信以后不会再有像今天这么好的买入机会了。究其原因,从去年开始,很多优秀的企业已经开始致力于内部的调整,包括市场定位、产品结构、制作水准都有所改善。而且坦白说,很多高档木材已经跌无可跌,正是“抄底”的好时机。就拿白酸枝举例,顶峰时至少3.5万元/吨,现在两三万元/吨就能买到,甚至比原产地还要便宜。白酸枝的历史很悠久,明晚期的时候就被应用到了家具的制作当中。稳定性也特别高,收老家具的人都知道,白酸枝和黄花梨经常被混淆;而在白酸枝的产地缅甸地区,它的产量不足红酸枝的五十分之一,更加不足缅甸花梨的万分之一。我认为这是一种被严重低估的木材。它在未来的升值空间比任何红木都要大。

  反

  红木家具篇

  艺术品市场突围

  之

  风雅颂家具古玩店资深从业者苏先生——

  低迷将持续不妨再等等

  红木价格的下跌,从去年年中就已经开始,我不认为现在是抄底的时候。红木市场的深度低迷仍会持续,作为消费者,如果看上什么家具,可以再等等,过一段时间会更便宜。因为原料市场的下跌传导到家具市场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  大红酸枝在最高峰的时候40万元/吨,现在20万元/吨都卖不出去,这个价位已经超过大多数人的心理承受力。我有很多相当有钱的客人,在老家把祖屋盖好,要买家具,不舍得买红酸枝。钱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,但再有钱的人也会衡量:这些木头是不是真值这个钱?我是觉得现在的红木家具价格离谱。十一二年前,一套大红酸枝的圈椅,就卖几千元,一套紫檀圈椅不过两万元。现在动辄十几、二十万元,还是在跌价的情况下。

  原料价格必须回归,否则这个行业就真的完了。红木家具,材料成本和制作成本应该差不多一比一,但现在制作成本的空间已被材料成本挤压殆尽。一级师傅和九级师傅,价位相差十倍,但现在有多少人能真正看出或者说在乎工艺的美学差别?都在一窝蜂追捧木材本身。家具艺术的灵魂应该是它的设计、做工、比例,材料只是锦上添花。黄花梨的稀缺毋庸置疑,但我见过很多黄花梨家具丑得一塌糊涂,完全是糟蹋资源。

  这就是当代红木家具最尴尬的地方:原料已经炒成了天价,但家具本身离艺术很远。现在做得好的,都在仿明清家具,但我们今天的人仿得再好,和真正的明清家具也不是一个级别;也有一些人搞所谓“创新”,东拼西凑,自我陶醉。它们在非理性的市场中能卖出天价,但当所有浮华退却的百年之后,它们真的具有值得后人珍藏的价值吗?

  红木家具其实很简单,只要实体经济向好,我们就有机会;但红木家具又不简单:明清家具为何能达到美学的巅峰?因为当时的文人参与到了家具的设计当中。而现在的红木家具,离资本太近,土豪太近,但离知识阶层太远了。怎么“拉近”这个距离?原料价格的合理回归才是正途。红木家具本来不是高端消费,是给硬生生炒成的高端消费。

  以上都是“大道理”。我对未来真正的看法是:这个市场会跟股票市场一样,从高潮到低潮,再到高潮,重新回落。我们这里的人都有一种赌徒心态:一样东西,一定要从冷门到热门,到不理智,再到彻底垮下来。我作为从业者,也只能与之共舞了。

  资深红木藏家冯玮瑜——

  红木家具变现难并非投资好选择

  红木家具“遭遇”调整不奇怪,从2004年到2013年,整个艺术品市场都经历了暴涨期,现在艺术品市场开始进行深度调整,很正常,红木也难以幸免。我并不为此感到担心。我买红木家具的目的很单纯,为收藏而收藏,没有变现的打算,所以只要是精品,又不超过我的经济实力,会持续买进。而当我的收藏是一个长期行为的时候,就不会太在意价格在某些时段的波动,因为付出的成本总体来衡量是一条合理的“均线”。而目前这个低潮期,是一个适合买入的机会,因为在别人不买、市场冷淡的环境下,作为买家就有了更大的定价权。

  以我多年的收藏体验来看,收藏级别的红木家具,在任何一个时间段买都不便宜,跟房子差不多。什么样的红木够得上收藏级别?材质、款型、工艺缺一不可,这其中材质又是第一位的。大叶紫檀够不上,缅甸花梨更不是。海黄、越黄、小叶紫檀和老挝大红酸枝这些名贵而珍稀的材料才属于收藏级别。因为业内对这些名贵材料的认可度最高,所以一般不会随便开料,造型和工艺也都是最顶级的,罕有粗制滥造的情况。但如果是缅甸花梨,恐怕就不会碰到这么好的工艺,经常会根据家居的情况做一些改动,不一定按照最完美的比例制作。它作为实用家具来使用是挺好的,一是比较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审美;二是因为尚未进入国标,价格仍属于被低估的区间。但无论如何,它的身价和收藏级别的红木家具是有差异的。

  我需要提醒的是:作为收藏级别的红木家具,变现很难,比书画、瓷器都更难。我多年前曾经花100万元买过一对老料新工的海黄四出头官帽椅,最近在市场上看到一个差不多的,标价是500多万元。但我的官帽椅真的可以卖出这个价格吗?我不这样认为。新工红木家具的流通渠道非常窄,拍卖行不拍,只能通过红木店寄售或者私下转让,都是非常慢而且不明确的。所以我是从实用的角度去收藏红木家具,享受拥有它们的“当下”,不让它们束之高阁。

  总的来说,如果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红木家具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但如果真想搞收藏,它是一个好品种。我的理念非常传统,收藏的时间一定要放长,哪怕是穷我们一生的时间,对于一件真正的艺术品而言也是很短暂的。从这个角度来衡量,红木的收藏很适合我,但如果你只是关注一个藏品几个月、几年的变化,那最好还是审慎介入这个板块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!

下一篇:没有了!